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蓝曦臣】皎如云间月

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月亮总是温温柔柔的。

 

小时候的蓝曦臣会将母亲折给他的玉兰花捧在心间,会在夜晚抱着弟弟轻轻哼着童谣哄他入睡;

少年时的他会假作不经意间顺遂弟弟心意,会为怀桑开解以躲过责罚;

后来的他会三言两语化解大哥的怒气,会理解宽慰三弟的不易。

每个人在他眼里没有高下之别,没有尊卑之分。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那他便是上好的白璧。

 

月亮也是冷冷清清的。

 

幼时在他身旁的,只有朔月,古籍和一个与他模样极肖却不苟言笑的弟弟。

弟弟不爱笑,他却爱看着他,看着看着,便不自觉笑了。

毕竟那是这世上与他最亲近的人,又何况,他本是个爱笑的人。

 

未及弱冠,仙府被烧家父身故,剩他一人带着古籍族谱在外,他记得那熊熊的火光,记得父亲放在他肩上宽大手掌的温度,记得阿湛临行岐山时浅浅的眸子,连那些记忆都和胸中血液一样,炽热滚烫。

 

后来的射日之征,重建云深不知处,他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他有了两个志同道合的兄弟。

 

他以为的志同道合。

却是从未料到的同道殊途。

 

白璧蒙尘啊。

他只是需要静一静,一个人。

 

忍过无道之行,历过血流漂橹,有过大梦初醒。

他美在破而后立。

他美在成熟。

他是我捧在心间的珍宝。

蓝曦臣。

 


 

评论(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