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曦澄】暗通款曲

• 曦臣大宝贝儿生日快乐!

• 看起来很像澄曦的曦澄现代paro

• 又名《论蓝曦臣上位的十八种方式》

• 我知道我今晚只能写一点点 但是也要发惹 对不起我滴涣 我一定补!一赔三!

• 含曦澄 忘羡 双杰曦瑶友情 双璧亲情向

魏无羡向着秘书小妹妹眨了眨一双风流的桃花眼,大摇大摆走进江澄办公室的时候,江澄正看着云梦传媒的新人考评。

“哟看什么呢师妹?”魏无羡一把把外套摔在沙发上然后一屁股坐上了江澄偌大的办公桌。

江澄白了他一眼,说了声“下去”,又低下头继续看,忽然一皱眉头,问道:“这个蓝曦臣……是个什么人?”

魏无羡一伸脖子瞟了一眼A4纸上的照片,一拍江澄肩膀眨眼道:“还能是什么人?美人呗!”

明明想好写给曦臣做生贺的《三尊•共婵娟》《姑苏蓝氏•溶溶月》《双璧•对床眠》也因为太惨(太懒)被抛弃辽,明天一定要把开心的《曦澄•暗通款曲》写出来惹!
顺便23:59了,曦臣大宝贝生日快乐!祝你天天开心!

【曦澄】蓝宝钗与江黛玉

不是cp向!!!

在第13、14话后我的碎碎念和无端想象而已。


蓝曦臣和江澄是我全书最喜欢的两个角色。


关于江澄,他有时实在是有些像黛玉。

是非黑白分明、傲骨不屈、嘴毒心善,也太重情义了。

云梦双杰观音庙的痛诉是全书里最令我遗憾的情节,但江澄最打动我的却并不是那句“魏无羡!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就做我的下属……凭什么!凭什么不告诉我!”他最令我感动的是不夜天上对魏无羡大吼的“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的吗!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

在鬼道被仙门百家唾弃的时候,在魏无羡执意要保温家人的时候,在魏无羡已经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在他已经亲眼见到温宁发狂的时候,他还是揪着魏无羡的领子问他怎么回事,即使他知道鬼道凶险万分,他也相信他天赋异禀的师兄能毫发无损,他期待魏无羡在那时给他一个笑脸,给他一个轻松的答案,他多么相信他啊。

我一直觉得魏无羡给江澄的承诺不是戏言,他们都以为对方是自己一生的挚友,甚至是比血浓于水还深厚的情谊,只是当时他们太年轻,未曾识过“造化弄人”。


“任是无情也动人。”莫名觉得这句诗也很适合蓝曦臣。

他对每个人都很好,却又分不清是习惯还是真心。

近二十年的秉烛夜谈、挑灯夜话让他可以对捧在心尖上的弟弟说出“你相信魏公子,而我……相信金光瑶。”而后呢?观音庙一夜,朔月刺向了他二十年的挚友。

“天真的人最残忍,多情的人最无情。”

我一直觉得闭关不只在于他对瑶咪和聂大哥的愧疚,更重要的是,他怀疑自己,又或许,有一个从小种在心中的结——他没有避开母亲告诫的话。

被责任束缚,被童年牵绊,我好奇的是,如果在姑苏蓝氏和蓝忘机之间做选择,他会选什么呢?

是成就一位宗主?还是成就一个哥哥?


他们是如此的好,又是如此的不幸。

而之所以我不希望他们的爱人是彼此,只是因为他们是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的宗主,蓝曦臣尚可有子侄之辈,而江澄儿时的莲花坞却回不去了,若是宗主之位传于外人,在最贴近他们的世界里,的确不算完美的结局。

多么希望他们后半生有一个陪伴他们身旁的美好灿烂的女孩子,可以破开他们之前的云翳,守得云开,见月明。




当然这也不妨碍我小号写曦澄曦的。


天哪我们曦臣太惨了。

成澈朝他面前走了几步,到了极近的距离,又踮起脚尖来,“怎么了?”蓝曦臣自然而然地伸出手要抱住她,却被她挣脱开。她踮着脚,触摸上他的鬓角,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知道你不为自己受过的苦难心有戚戚,也习惯了一个人扛起肩上的重担,但是我想跟你分担,好的坏的,我都想同你一起。我不是需要你照顾的妹妹”,她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注视着他的眼睛,仿佛要透过这双眼睛走过那些她不曾遇到他的时光,“我也可以保护你。不是把你当成光风霁月的泽芜君,不是姑苏蓝氏的宗主,不是把你当成回忆里的大哥哥,只是你而已,只是蓝曦臣而已。你明白吗?”

【双璧】棠棣(下)

双璧亲情向

私设多

欧欧西属于我

无论是小时候还是中老年【???】的双璧,我永远爱他们。

 

 

 

蓝忘机有个秘密。

 

关于自家兄长的秘密。

 

那就是,蓝曦臣其实很爱哭。

 

初次见到他们俩的人可能会认为他们容貌有八分相像,余下的两分也只有神态之分,一个温柔一个清冷,仅此而已。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蓝曦臣右眼角有一颗小小、小小的朱砂痣,母亲还在的时候,曾指着那颗小小的泪痣对蓝忘机打趣说:“阿湛可要好好听话,莫要让哥哥生气了,不然他可是会哭鼻子的,我可不想哄他。”

 

蓝忘机那时盯着蓝曦臣有些羞赧的笑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但他还是没能做到。

 

 

有时很难想象,像蓝曦臣这样脸上时时刻刻都带着笑意,仿佛那笑意是刻在他脸上纹路的人,竟然会爱哭。

 

可事实如此。蓝家的大公子,翩翩佳公子的泽芜君,的确爱哭。

 

 

还是他们小时候的事了,八九岁的蓝曦臣听师兄们说起了姑苏城里热闹的情景,特别是尝了一块师兄怀里揣着的梅花糕后,便想下山瞧瞧。难得得了叔父特许,正要跟着师兄们一道出去,却在路上碰见了小小的蓝忘机。瞧着自家弟弟平时古井无波的眸子里有了一点心动,为人长兄的蓝曦臣欣喜万分,牵着小忘机的手就一同下山去了。

 

全然忘了跟叔父报备。

 

姑苏城里恰逢灯会,师兄们都不过十六七岁,正是少年心性。平日里又少见这类场景,想着趁此机会浮一大白畅聊仙门天下风花雪月,怎好带着两个小公子,还是唯先生是从的两个嫡亲小公子一起去,便跟蓝曦臣交代了碰面地点,三三两两朝那酒馆去了。

 

蓝曦臣一心想着买那梅花糕,便牵着自家弟弟的手四处张望,想要找到师兄们提过的那家糕点房。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却见那店家前面排着长长的队,蓝曦臣灵机一动,便叫弟弟排一列,自己排一列,他摸摸自家弟弟的头,温和道:“如果你的队伍先排到,就叫哥哥哦阿湛。”

 

蓝忘机认真地点了点头。

 

蓝曦臣开心地排起了队。每前进几步还回头看一看自家弟弟,然后冲他露出一个堪称甜美的笑容。

 

街头本来人头攒动,过路人难免得从长长的两队中插队成一个通道,蓝曦臣被推推搡搡了好几下,也丝毫没有浇灭他的热情和期待。

 

好不容易终于排到他,蓝忘机走出另一队来到他身边,他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对着对面慈祥的老奶奶说道:“奶奶,我要五块梅花糕。”老奶奶一边替他装着糕点,一边和蔼道:“小郎君,一共20文。”蓝曦臣开心地应着“诶!”一边摸向自己的荷包,他东摸摸西摸摸,终于发现他的荷包丢了。

 

蓝曦臣盯着已经包好的梅花糕,又看看抬头望向他的蓝忘机,又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腰际,后面等着的客人有些不耐烦了,“前面的小孩儿还买不买啊,没钱就快走。叫你爹娘来!”听见“爹娘”两个字,蓝曦臣有些更急了,牵着蓝忘机的手不自觉捏紧了些,眼睛红红地从胸口摸出一管长长的箫递给老奶奶,小声地说:“奶奶,我的荷包掉了。娘亲很喜欢梅花糕,这是我的箫,这箫很珍贵的,我先押在这里,您把梅花糕给我行不行?”

 

老奶奶看看眼角发红的小公子,和旁边眨巴着大眼睛的小小公子,笑眯眯地说:“不用啦小郎君,快提走吧啊,记得哪天把钱给奶奶就行。”

 

蓝曦臣一听连连点头道:“谢谢……多谢奶奶。”又对蓝忘机道:“阿湛,快跟奶奶说谢谢。”

 

“谢谢。”蓝忘机轻声道。

 

 

等他们回到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已近戌时了。

 

让一众少年意想不到的是,蓝启仁竟然在山门等他们。

 

“叔父,这是给你的……”还没等蓝曦臣高兴地说完,便听蓝启仁道:“蓝湛!谁准你下山的!”,说着便要牵着蓝忘机就走。

 

蓝曦臣见状也顾不得梅花糕了,上前拉着蓝启仁的衣袖,着急道:“叔父!不关阿湛的事!是我拉他下山的!叔父!我……”

 

蓝启仁回头盯他一眼,道:“一起罚。”

 

 

等到挨完戒尺,蓝曦臣右手牵着蓝忘机左手臂走在回廊上,没走几步,却开始用袖子抹眼泪了,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蹲下来,抽抽搭搭地对蓝忘机说道:“对不起,阿……阿湛,是哥哥不好,让……让你挨罚了。是不是很疼?对不起……我……”

“不疼。”蓝忘机平静道,兄弟二人对视了一会儿,蓝忘机抬起右手替蓝曦臣擦了一下眼泪,说道:“哥哥不要哭。”

蓝曦臣楞了一下,突然破涕为笑,自己胡乱擦了擦眼泪,又站起身来牵着弟弟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梅花糕!”

 

所幸,只摔碎了一块。

第二日清晨,蓝启仁早课回来,发现桌上放着一块甜香四溢的梅花糕。

他微微摇了摇头。

 

 

蓝曦臣总是这样,明明不是他的错,他却也自责地伤心落泪,蓝忘机想。

 

兄长总归是个温柔的人。

 

他在受罚时会哭,在母亲去世时会哭,在回到火烧后的云深不知处后会哭,在接任宗主时会哽咽,在为他那三十三道戒鞭上药的时候也会落泪……

 

但会哭并不代表他软弱。

 

受罚后他要么是把伤口藏着,要么就笑着说“没事”;在母亲去世后,他轻轻哄着自己入睡,温柔说道,“没事的阿湛,哥哥会一直一直都在你身边”;在接任宗主时,他轻轻拍着自己的肩,只叫了一声“阿湛”,温润的笑意一如既往,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然后成为了射日之征里杀伐决断的泽芜君;在自己重伤难行的那段日子,是他一日日端茶递药,一遍遍叫着“忘机”,说着那些哄他开心的趣闻……

 

万幸,他的伤心还可以叫自己看见。

 

蓝曦臣是世界上最好的兄长,自己却不是最好的弟弟,蓝忘机想。

 

 

蓝忘机又一次敲开了寒室的门。

 

蓝曦臣并未不许他进,也未许他进。他也同蓝曦臣聊些他和魏无羡在外夜猎的趣事,无奈话

术一类实在不是他的专长,若有些趣事也叫他说的平平淡淡,无甚趣味。蓝曦臣褪去了往常的笑意,与他有九分相似了,他们之间不提观音庙,也不提金光瑶,有时只静静对坐喝茶抄书,便又是一个午后。

 

蓝忘机静思时也会想,世人皆道姑苏双璧,蓝曦臣款款温柔,他霜雪之姿,端的是一种颜色,两端风姿。其实他们相同的,也不止颜色。

 

他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包裹自己的一腔柔情,而蓝曦臣用融化三尺寒冰的笑意拒人于千里之外,他们并不如神态看上去的那样不同。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块寒冰,他的在表面,而蓝曦臣的,在内心。

 

他用十三年等来了那团火光,自家兄长的这块寒冰,之前尚可由滚烫的泪水融化些许,可如今,他连哭一哭也不愿意了。

 

 

直至有一天,蓝曦臣突然叫了他一声,“忘机。”

 蓝忘机抬起了头。

 蓝曦臣难得牵了牵嘴角,却带着一丝讽笑,“我是不是很没用。”

 

蓝忘机愣怔了一下,尔后膝行到他身旁,抓住他的一只手重重握了握,在蓝曦臣微微发红的眼角下,紧紧地抱住他,像小时候蓝曦臣常对他做的那样缓缓顺着他的头发,轻声道:“曦臣。”

“哭出来。”

 

 

窗外的玉兰花又开了。

蓝曦臣从清谈会上回到寒室,看到桌上放着一块支离破碎却甜香四溢的梅花糕。

他牵了牵嘴角。


【轩离】晴日知夏深(上)

复健选手复健文

时间线百凤山告白后

与原著不合的情形请当作平行世界 

欧欧曦属于我

这是全书最佳助攻蓝曦臣和金光瑶的另一项证明。

 

蓝曦臣:喵喵喵。

金子轩:怪你怪你就怪你。

金光瑶:差点以为我亲哥和我二哥……

 

 

 

金子轩最近有点烦。

 

金子轩最近非常不开心。

 

他跟江厌离告白了,当着那么多人,还没有得到回应。

 

生气。

 

厌离被母亲请来金麟台小住,金麟台又在开清谈会,光风霁月如沐春风颜值非常能打的泽芜君又来了。他跟江厌离保不准又要碰面了。

 

世家公子榜第三的金公子对此很生气,非常生气。

 

每次碰见那个笑起来仿佛冰山雪水也会消融的泽芜君,怒气仿佛又砸在了棉花上,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金公子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事情得从大概半年前说起。

 

那时射日之征进入收尾阶段,一年前分明还是潇洒恣意的少年郎转眼间变成了杀伐阴鸷的夷陵老祖与三毒圣手,只有在面对那个为他们熬上一锅莲藕排骨汤时温柔含笑的女孩子时才露出一些以往的笑意。每当那个女孩子听见“阿姐”“师姐”几个字时,脸上的笑容就越发温暖了些,穿着紫色衣衫的她像是夏日晨曦下摇曳着露珠亭亭玉立着的荷花。

 

这个从前让他觉得“平淡无奇”以至于不屑一顾的女孩子,在经历了这么多风波变故之后,一个人在断壁残垣的战场上来往穿梭,不知疲倦又尽着最大努力地照顾着自己的两个弟弟——她仅有的两个亲人,让金子轩在夕阳下的帐子下碰见她的时候,心底不自觉泛起一些涟漪。

 

那时霞光万里,微风习习,他却知道,那不是风动。

 

 

不幸的是,金子轩自己也十分清楚,那时他与江家的关系几乎已经到冰点了。有跟魏无羡打架退婚在先,后来又因为误会送汤的事嘲弄江厌离,魏无羡见到他就仿佛要跟他打一架的样子自不必说,一向稳重的小江宗主心底的厌恶也不加掩饰的泛到脸上了,江厌离偶尔碰到他时也低头绕着走。金子轩面上仍是一副全不在意的样子,心底却懊恼十分,他想,这一定是因为母亲和虞夫人的金兰之情和……毕竟自己也错怪人家了。

 

也许是因为江厌离的莲藕排骨汤太好喝了,金子轩十分舍不得让除云梦双杰和自己以外的人尝到,所以当看到蓝湛提着纹着九瓣莲的食盒朝姑苏蓝氏的帐篷走去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追了上去。

 

“蓝二公子。”

蓝湛回头,见礼道:“金公子。”

“蓝二公子用过午膳了?”

蓝湛微微偏偏头,道:“吃过了。”金子轩只觉蓝湛有些奇怪,并未注意他有些发红的耳根。

“那蓝二公子这是……”金子轩目光落在蓝湛提着的食盒上。

蓝湛从刚才的神色中回转过来,道:“给兄长送午膳。”

见金子轩无话,蓝湛作礼道:“若金公子无他事,蓝湛先告辞了。”

 

金子轩勉强点点头,手却紧紧捏了捏。

 

九瓣莲的食盒……谁做的,谁送的,不言而喻。金子轩心里有些闷闷的。

 

 

打从这件事开始,金子轩不自觉对蓝曦臣格外关注了些,准确地说,是对蓝曦臣和江家格外关注了些。

 

世家公子榜的排名金子轩原本并不在意,觉得不过是些闲人玩弄的无聊把戏,如今见着蓝氏双璧一个清冷一个温柔,看着蓝曦臣芝兰玉树风度翩翩的身影,想起他在射日之征中的功绩和美名,金子轩心里不免有些堵堵的,却还在自饮自酌的时候撇撇嘴道:“什么世家公子榜第一,不就是长得好看点能打点对人客气点吗,不过……不过尔尔,哼。”

 

 

总之素来人缘极好的泽芜君越来越不受金公子待见了。

 

蓝曦臣对别人怎样他不管,但他对江澄微笑那就是左右逢源,明里暗里替魏无羡说话那就是长袖善舞,他夸江厌离……幸好他没有夸过江厌离。金子轩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松下去的这口气很快就被提上来了。因为他听见江厌离夸蓝曦臣了。

 

那时金光瑶已经认祖归宗,三尊也已结义,蓝曦臣上金麟台的次数便较以往多了些,有时甚而还会留宿。不过金光瑶何等七窍玲珑,知道他这二哥不爱热闹,又隐隐觉得金子轩对蓝曦臣的态度有些奇怪,便把蓝曦臣的住处安排的远了些,于是二人竟从未碰见过。

 

恰巧金夫人因思念友人而常接江厌离来金麟台,射日之征时发生的误会江厌离并未叫金夫人知晓,虽说来金麟台的次数比以往少了些,也不大留宿,但总归还算金麟台的常客。但她只与金夫人说笑,来的日子也专挑金子轩夜猎或是出门办事的时候,她这样躲着他,金子轩心里明了,心中烦闷却又不肯拉下脸直言相告,只得悄悄嘱咐金夫人身边的侍女,叫她一见江姑娘来便立马给自己报信。

 

这日金子轩正在外办事,听见小厮说江厌离又来金麟台了,心里欢喜又有些生气,紧赶慢赶三下五除二地两日处理完三日的事,在第二日傍晚御剑回了金麟台。

 

洗漱穿戴好的金子轩在铜镜前踌躇万分,清清嗓子想着自己吐露真心的话:“江厌离,你干嘛老躲着我?你以后不准躲着我了,我很喜欢你……你做的莲藕排骨汤,你以后都给我做吧!”金子轩看着铜镜前的自己,想这样是不是太凶了,又看着面前点着朱丹的俏儿郎说道:“江姑娘,以前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之前误会你了,你很好,我……我……我……”金子轩盯着自己那张脸,实在说不出“我喜欢你”四个字来,一捂脸一挥袖想罢了,临场发挥说不定最好,之前听说江厌离在后花园赏花,便打开门一迈步朝花园里去了。

 

来的路上金子轩疾步如飞,快到花园的时候反而踌躇起来,他在庭前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踏了进去。


出乎意料的是,映入眼帘的却是抹月白身影。他正想着蓝曦臣怎么也在这儿,却瞥见从那抹身影后露出一点紫色的裙角,随后慢慢从蓝曦臣的背影中整个显露出来——含着笑意对着蓝曦臣说话的,竟然是江厌离。

 

 


所有动人的爱情故事都是克制的。
说得真好呀。

lofter开通打赏的条件是啥,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给 @楚栖 太太打个5.20.

【合集】关于魔道的脑洞合集

等我写出来至少已经全面小康了8.(手动滑稽.jpg)

也还是……留个纪念好了。

忘羡《最佳拍档》 现代paro  明星叽x复健羡

亲情组:

姑苏双璧 《棠棣》

云梦姐弟 《莲子》

云梦舅甥 《择言》

清河双聂 《采桑子》

兰陵叔侄 《故梦》

友情组:

蓝曦臣+金光瑶:《萍水》

聂明玦+蓝曦臣:《朔月》

蓝曦臣+江澄:《知交》

江澄+金光瑶:《如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