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轩离】晴日知夏深(上)

复健选手复健文

时间线百凤山告白后

与原著不合的情形请当作平行世界 

欧欧曦属于我

这是全书最佳助攻蓝曦臣和金光瑶的另一项证明。

 

蓝曦臣:喵喵喵。

金子轩:怪你怪你就怪你。

金光瑶:差点以为我亲哥和我二哥……

 

 

 

金子轩最近有点烦。

 

金子轩最近非常不开心。

 

他跟江厌离告白了,当着那么多人,还没有得到回应。

 

生气。

 

厌离被母亲请来金麟台小住,金麟台又在开清谈会,光风霁月如沐春风颜值非常能打的泽芜君又来了。他跟江厌离保不准又要碰面了。

 

世家公子榜第三的金公子对此很生气,非常生气。

 

每次碰见那个笑起来仿佛冰山雪水也会消融的泽芜君,怒气仿佛又砸在了棉花上,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金公子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事情得从大概半年前说起。

 

那时射日之征进入收尾阶段,一年前分明还是潇洒恣意的少年郎转眼间变成了杀伐阴鸷的夷陵老祖与三毒圣手,只有在面对那个为他们熬上一锅莲藕排骨汤时温柔含笑的女孩子时才露出一些以往的笑意。每当那个女孩子听见“阿姐”“师姐”几个字时,脸上的笑容就越发温暖了些,穿着紫色衣衫的她像是夏日晨曦下摇曳着露珠亭亭玉立着的荷花。

 

这个从前让他觉得“平淡无奇”以至于不屑一顾的女孩子,在经历了这么多风波变故之后,一个人在断壁残垣的战场上来往穿梭,不知疲倦又尽着最大努力地照顾着自己的两个弟弟——她仅有的两个亲人,让金子轩在夕阳下的帐子下碰见她的时候,心底不自觉泛起一些涟漪。

 

那时霞光万里,微风习习,他却知道,那不是风动。

 

 

不幸的是,金子轩自己也十分清楚,那时他与江家的关系几乎已经到冰点了。有跟魏无羡打架退婚在先,后来又因为误会送汤的事嘲弄江厌离,魏无羡见到他就仿佛要跟他打一架的样子自不必说,一向稳重的小江宗主心底的厌恶也不加掩饰的泛到脸上了,江厌离偶尔碰到他时也低头绕着走。金子轩面上仍是一副全不在意的样子,心底却懊恼十分,他想,这一定是因为母亲和虞夫人的金兰之情和……毕竟自己也错怪人家了。

 

也许是因为江厌离的莲藕排骨汤太好喝了,金子轩十分舍不得让除云梦双杰和自己以外的人尝到,所以当看到蓝湛提着纹着九瓣莲的食盒朝姑苏蓝氏的帐篷走去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追了上去。

 

“蓝二公子。”

蓝湛回头,见礼道:“金公子。”

“蓝二公子用过午膳了?”

蓝湛微微偏偏头,道:“吃过了。”金子轩只觉蓝湛有些奇怪,并未注意他有些发红的耳根。

“那蓝二公子这是……”金子轩目光落在蓝湛提着的食盒上。

蓝湛从刚才的神色中回转过来,道:“给兄长送午膳。”

见金子轩无话,蓝湛作礼道:“若金公子无他事,蓝湛先告辞了。”

 

金子轩勉强点点头,手却紧紧捏了捏。

 

九瓣莲的食盒……谁做的,谁送的,不言而喻。金子轩心里有些闷闷的。

 

 

打从这件事开始,金子轩不自觉对蓝曦臣格外关注了些,准确地说,是对蓝曦臣和江家格外关注了些。

 

世家公子榜的排名金子轩原本并不在意,觉得不过是些闲人玩弄的无聊把戏,如今见着蓝氏双璧一个清冷一个温柔,看着蓝曦臣芝兰玉树风度翩翩的身影,想起他在射日之征中的功绩和美名,金子轩心里不免有些堵堵的,却还在自饮自酌的时候撇撇嘴道:“什么世家公子榜第一,不就是长得好看点能打点对人客气点吗,不过……不过尔尔,哼。”

 

 

总之素来人缘极好的泽芜君越来越不受金公子待见了。

 

蓝曦臣对别人怎样他不管,但他对江澄微笑那就是左右逢源,明里暗里替魏无羡说话那就是长袖善舞,他夸江厌离……幸好他没有夸过江厌离。金子轩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松下去的这口气很快就被提上来了。因为他听见江厌离夸蓝曦臣了。

 

那时金光瑶已经认祖归宗,三尊也已结义,蓝曦臣上金麟台的次数便较以往多了些,有时甚而还会留宿。不过金光瑶何等七窍玲珑,知道他这二哥不爱热闹,又隐隐觉得金子轩对蓝曦臣的态度有些奇怪,便把蓝曦臣的住处安排的远了些,于是二人竟从未碰见过。

 

恰巧金夫人因思念友人而常接江厌离来金麟台,射日之征时发生的误会江厌离并未叫金夫人知晓,虽说来金麟台的次数比以往少了些,也不大留宿,但总归还算金麟台的常客。但她只与金夫人说笑,来的日子也专挑金子轩夜猎或是出门办事的时候,她这样躲着他,金子轩心里明了,心中烦闷却又不肯拉下脸直言相告,只得悄悄嘱咐金夫人身边的侍女,叫她一见江姑娘来便立马给自己报信。

 

这日金子轩正在外办事,听见小厮说江厌离又来金麟台了,心里欢喜又有些生气,紧赶慢赶三下五除二地两日处理完三日的事,在第二日傍晚御剑回了金麟台。

 

洗漱穿戴好的金子轩在铜镜前踌躇万分,清清嗓子想着自己吐露真心的话:“江厌离,你干嘛老躲着我?你以后不准躲着我了,我很喜欢你……你做的莲藕排骨汤,你以后都给我做吧!”金子轩看着铜镜前的自己,想这样是不是太凶了,又看着面前点着朱丹的俏儿郎说道:“江姑娘,以前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之前误会你了,你很好,我……我……我……”金子轩盯着自己那张脸,实在说不出“我喜欢你”四个字来,一捂脸一挥袖想罢了,临场发挥说不定最好,之前听说江厌离在后花园赏花,便打开门一迈步朝花园里去了。

 

来的路上金子轩疾步如飞,快到花园的时候反而踌躇起来,他在庭前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踏了进去。


出乎意料的是,映入眼帘的却是抹月白身影。他正想着蓝曦臣怎么也在这儿,却瞥见从那抹身影后露出一点紫色的裙角,随后慢慢从蓝曦臣的背影中整个显露出来——含着笑意对着蓝曦臣说话的,竟然是江厌离。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