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成澈朝他面前走了几步,到了极近的距离,又踮起脚尖来,“怎么了?”蓝曦臣自然而然地伸出手要抱住她,却被她挣脱开。她踮着脚,触摸上他的鬓角,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知道你不为自己受过的苦难心有戚戚,也习惯了一个人扛起肩上的重担,但是我想跟你分担,好的坏的,我都想同你一起。我不是需要你照顾的妹妹”,她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注视着他的眼睛,仿佛要透过这双眼睛走过那些她不曾遇到他的时光,“我也可以保护你。不是把你当成光风霁月的泽芜君,不是姑苏蓝氏的宗主,不是把你当成回忆里的大哥哥,只是你而已,只是蓝曦臣而已。你明白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