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蓝曦臣】梦花心(一)

给自己的生辰贺文。

记我十八岁的单相思。

如果他真的能听到就好啦。

 下一篇出场的是香炉和我。但我不知道下一篇是什么时候。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蓝忘机和魏无羡还在燕北夜猎的时候,接到云深不知处的传信说,泽芜君出关了。

蓝曦臣应是没有想过通知他们的,因为传信给他们的是景仪,据传信符上说泽芜君出关独自在藏书阁里闭门不出,也不准人打扰,已经三天了。而蓝老先生自第二次围剿乱葬岗后身体便不是特别好,小辈们不好惊扰他,心里担忧,只好写信给含光君了。

蓝忘机收到信也顾不得再欣赏那依旧春寒料峭的北国风光了,刚开口想要跟魏无羡说声抱歉,就被一根手指堵住了话头,夷陵老祖眨着一双风流的桃花眼,牵着他的手,含笑说,“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看的啊蓝湛,我们回去吧。”

蓝忘机握紧他的手,点了点头。

他们一回到云深不知处就直奔藏书阁,若是蓝启仁在侧,蓝忘机的步伐也快要让他摇头道一句“云深不知处禁疾行”了。

走到藏书阁门前时,蓝忘机反而顿了一下,魏无羡一直有些微微落在他后面,此刻走上前来,又握了握他的手,说:“我在这儿等你。”

蓝忘机点点头。

甫一推开大门,便听到蓝曦臣的声音,“忘机,魏公子,久违了。”

藏书阁密室,蓝曦臣与忘羡二人对坐。

蓝忘机皱着眉头,兄长面色倒还尚可,只是比上次见面时似乎又清减了些,他在等他开口。

蓝曦臣抬手为他二人各斟了一杯茶,才苦笑道:“忘机,我没事。”

魏无羡偏头看了看蓝忘机,他眉头皱得更深了。

蓝曦臣温和地直视着他的弟弟,道:“我只是在找一本书。”

蓝忘机挑了挑眉。

“还没找到。事实上,我也不太清楚我到底想找什么。也许……魏公子可以帮帮我。”

魏无羡正感到纳闷,忽然听见自己帮得上忙,瞪大眼睛手指自己道:“我?”

蓝曦臣点点头,又抬手抿了一口茶,道,“我最近……总是梦见一个人。”

蓝忘机眉头依然皱着,魏无羡偏头看了看他,又转向蓝曦臣道:“……敛芳尊?”

蓝曦臣苦笑着摇摇头,又直视他道:“是……一个姑娘。”

  

魏无羡与蓝忘机对视一眼,蓝忘机正要摸出身上的符箓,魏无羡眼疾手快按住他,道:“你别急,先听听泽芜君怎么说。”

蓝曦臣也看向蓝忘机,柔和道:“忘机,她不是怨灵、邪祟一类。她没有恶意。她……没什么。”

这次换魏无羡挑了挑眉,他问道:“泽芜君,最近是多近?”

蓝曦臣有些微微低眸,轻声道:“约一旬有余。”

蓝忘机挑眉的幅度有些大。

魏无羡含笑道:“不是怨灵,不是邪祟,没有恶意”,他转头看了看蓝忘机,对方也瞥了瞥他,又摇了摇头,他有些迷惑,却也接着笑道:“泽芜君,仙门百家的姑娘我也不是全都认识的。”

蓝曦臣摇摇头,道:“她不是仙门中的人。我也从未见过她。”

魏无羡还想说什么,蓝忘机轻轻按住他的手,斩钉截铁道:“兄长说未曾见过,便的确是从未见过,不会错的。”

魏无羡一手轻轻转着茶杯,低头思索着什么,片刻又看向蓝曦臣,嬉笑说道:“那泽芜君介意让我们见见她吗?”

蓝曦臣疑惑地望向他。

魏无羡偏头望着蓝忘机,温柔又带着些撒娇的语气问道:“我们有办法的,对吧,蓝湛?”

对方如玉的耳垂已经染上了点点粉色,他看向蓝曦臣,道了声:“嗯。”

  

关于:

①好多时候汪叽都没说话,但是羡羡已经很明白他的意愿了,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湛语十级伉俪情深吧。

“蓝忘机皱着眉头,兄长面色倒还尚可,只是比上次见面时似乎又清减了些”,其实曦臣根本没瘦,看起来面色也比较好(因为梦见的是我),但是在叽叽眼里就是没吃好没睡好啊我哥哥又瘦了!没错我心里双璧就是兄控弟弟控兄的标准代言人!

“他转头看了看蓝忘机,对方也瞥了瞥他,又摇了摇头,他有些迷惑,却也接着笑道:‘泽芜君,仙门百家的姑娘我也不是全都认识的。’”以蓝曦臣的修为,他说不是怨灵,也不是邪祟,那定然便不是。于是羡羡就想是不是有姑娘因为见了泽芜君相思成疾或者是蓝曦臣在外的那段时间有没有欠下一个姑娘人情,然后她们托梦给他什么的,毕竟情债最难还啊。他转头想问汪叽有没有听说过这档子事,汪叽摇头,但他还是打趣了一下。

“魏无羡还想说什么,蓝忘机轻轻按住他的手”,羡羡是想说泽芜君你对人家没有印象万一是人家对你印象特——别深刻呢。汪叽:不阔能。

“我们有办法的,对吧,蓝湛?”——就是那个貘香炉咯。

“沉醉不知归路”说得是我。

  

十九岁也会继续宠曦臣滴!虽然他是个南瓜皮。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