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李泽言】小美好

李泽言妹妹视角 非骨科

别名《我哥二十九了我替他征个婚》

又名《我是你小姑子·李泽言篇》

祝总裁生日快乐。

 

预告:《许墨·破茧》(又名《我是你小姑子·许墨篇》)

 

 

 

有个哥哥是怎样的体验?

 

禁言李

闲时策马,信手拈花。

12113人赞同了此回答

 

怎样的体验?一般般吧。

——我仿佛听到我哥在旁边冷眼睨我,撇嘴低声说:“口是心非。”

然后我就会向他眨眨眼,继续说:“我没说完嘛,世界第三啦。”

我哥当然会冷哼一声。

但他嘴角轻轻勾起的笑容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我哥,江湖人称“李怼怼”,还是“成语怼怼”,他怼人惯用成语的方式让人怀疑他的睡前读物是第六版《成语词典》。

不过我哥的江湖不大,只有我未来的嫂子和我两个人吧。

 

我哥其实长得挺好看的。身高183,剑眉星目。比起有一些明星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可是他总喜欢对我冷冰冰的。但他心里热情似火啊。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小时候我是个比较害羞的小姑娘。特别黏他,出门必须要他牵着的那种。

后来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哥差不多十三四岁了,他对我说能自己走就别要别人牵,他又不可能永远在我身边。

我不听。我就要他牵。他就把手插兜里,不肯把他干干净净瘦瘦长长白花花的手给我,我难过极了,破罐子破摔就蹲下抱着门哭个没停。

我哥什么都不怕,但我怀疑他怕我哭。

他看我哭了立刻就把手伸出来要抱我,然后又往回缩了缩,微微愣了愣还是走过来伸出手,不过我死死抱着门不撒手,继续哭。

开玩笑,你说不牵就不牵,说抱就抱,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然后我哥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我旁边看我蹲着抽抽搭搭看了2个钟头,我不知道他在想啥,反正我是腿麻了。

最后还是他牵我进家洗了脸,然后牵我出了门,再牵我回家。

我对他嘻嘻笑,他看也没看我一眼,就冷着脸说了一句,“为所欲为”。

 

我高二的时候文理分科,吃饭的时候我问他:“哥你怎么不问我选什么啊?你一点也不关心我。”

他眼皮也没抬,没什么情绪地说:“理科。”

“咦你怎么知道?”

我哥依旧认真吃着饭,说,“他不可能读文科。”

当时我就震惊了,问:“哪个他?”

我哥抬头盯着我,没说话。

我突然有点慌张,问他:“哥,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我记得我哥就看到过一次我跟我同桌并肩走出校门,就一次啊!而且我什么都没干!

“不明显。”

“那你怎么……”

我哥把纸巾叠了叠,慢慢说道:“笨蛋。”

“有人比我还了解你吗?”

……好像真没有。

 

虽然我选了理科,但我真不是这块料。我理综就没做完过。

——当时我看我哥理综常常290+的时候我以为这个东西很容易的啊!

有一次我在书房练习理综,我哥正巧进来找本书,反正也做不完了,我索性放下笔问他:“哥,你以前考理综的时候是不是偷偷用了超能力?”

没错——说出来你爱信不信,我哥可以让时间暂停。我一直怀疑他是暂停了时间写完的理综卷子。嗯。

我哥瞥我一眼,“无聊。”

“那你怎么做完的啊我的哥!你聪明善良乖巧可爱的妹妹要被这个东西逼疯了啊!”

“你形容自己的四个词里面第一个去掉,后三个可以浓缩成一个字‘蠢’。”

……

我当时比较想撸起袖子……

加油干吧。

 

不过其实后来他还是放下他以分钟计算的日程表给我愉快地焦头烂额.jpg)辅导了两个钟头物理。

 

平时我哥挺忙的,我读的寄宿,有时放假回家也见不着他人。

但如果他在家,是必然会亲自下厨,不让家里阿姨插手的。

我哥做什么都很好吃,而且吃不腻,看在他会做菜份上,我可以勉强原谅他的口是心非。

 

我十八岁生日那天,跟我同桌的男生表白了。他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给我讲题的时候我能闻到他衣服上淡淡的香气,他对谁都温温柔柔的。他真好,我想,如果他只对我一个人温温柔柔的,就更好了。

我在跟他打电话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他顿了顿,我能听见自己清晰的心跳声。

然后他温柔地问道:“你是大冒险输了吗?”

我愣了愣,不迭说道:“是啊是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哈哈哈哈。”然后就挂了电话。

一阵风吹过来,虽然已经立了春,但风里还带着些冬日的寒意,吹得我眼睛有点疼,疼得我想哭,大概是风太大了吧我想。

我在风里想了想,觉得还是夜宵最重要,然后我走出校门,就看到倚在车门上的我哥了。

我突然就很想跑过去抱住他痛痛快快哭一场。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

我把他的西装哭得全是鼻涕眼泪。报了他讽刺挖苦我的数语之仇。

他居然也没说什么。

等我哭够了他就带我去了他那家私人餐厅。我切开了他做的小蛋糕,许了个愿,他轻轻唱起了生日快乐歌,祝我生日快乐。

等我吹熄蜡烛,他摸了摸我的头,虽然还是扑克脸,但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他变得柔和许多,看起来不再那么一板一眼雷厉风行,他说,“小姑娘长大了。”

 

言归正传,对于这个问题,认真回答的话,有个哥哥,不是世界第三的体验。

是世界第一也比不上的体验。

 

还是我十八岁生日那晚,我回到宿舍,洗漱完毕,快要睡觉的时候,看到一条未读短信:

在我面前,你永远可以为所欲为。

 

呐,你看,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补充回答:

各位小姐姐们,我觉得我哥这样,人帅,可爱,会做饭,还有钱的,真的可以,叫他老公了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