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男神x你】当你沉迷恋与制作人(一)

   Lo主最近沉迷恋与制作人……

  于是有了这篇魔道男神x你。

  内含江澄、蓝曦臣、薛洋。

  忘羡太好了我舍不得拆开他们。

  另外,冬至快乐。

 

 

  江澄

  早就偷偷关注了你的微博小号,悄悄注意着你每天不露于人前的悲欢喜乐。

  看你因为一点小事开心时也会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看到你不开心时会在你回家后不太自然地说几句鼓励你的话或是给你一个拥抱。直到这几天——

  发现你把微博名改成了“李泽言正牌老婆”,江澄每天脸色就黑了许多,你感觉他本就不多的话更少了。不过你最近除了工作之外就在抽卡,想了想最近没什么惹到他的事,就没太在意。

  可你一天晚上洗澡出来看到他在翻你手机,就有些不高兴了。

  边疾步走过去边说:“江澄你在干什么?把手机还给我。”

  他不疾不徐地抬头,待你走近时又伸出一只脚,猝不及防地,你就摔进他怀里。

 “李泽言是谁?”他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冷冰冰的。

  “啊?”你有些猝不及防,李泽言?李总?恋与制作人???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突然抬起头对着他笑起来。

  “你笑什么?”江澄有些不解,眉头依然皱着。

    你有心逗逗他,说:“你找到了吗?通话记录还是短信?”

  “……”

   你微微靠他更近些,笑着说,“李泽言啊,人帅可爱还有钱,我很喜欢他。”

   “你……”江澄眉头皱得更深了,眼睛里开始有些复杂的情绪。

  “哈哈哈哈哈傻瓜,他是游戏人物啦,来我给你看。”你拿起手机,打开恋与制作人,开始兴高采烈地给江澄看李泽言的剧情。

    看着你眼睛里闪着光芒地跟他讲别的男人——哪怕是纸片人,江澄更不开心了。

    他拿过手机,将你转过来,盯着你说:“不准喜欢他,也不准喜欢别人。”

  “哈哈哈哈你这样说话的样子也很有李总的感觉啊……唔”

   第二天你的微博名变成了“人超帅巨可爱特有钱的江总的正牌夫人”。

  还有一条最新微博:

    ——其实我喜欢他是因为他眉目间露出嘲讽的样子跟你很像啊。

 

 

 

 

蓝曦臣

  你晚上会说梦话,但大多数时候你并不知道你说过,更不清楚你到底说了些什么了。

  你发现最近蓝曦臣有点不太正常。

  比如在你悄悄走到他背后想偷偷亲他一口时被他发现,正在看手机的他突然就关了屏幕,回头笑着问你说要干什么;比如他开始买脑科学的书看——以前也没发现他有这方面的兴趣;比如每天会认认真真给你一个拥抱、一句晚安和一个早安吻;比如开始时常在周围找一些特别美好的山中民宿,然后带你去过一个无比美妙的周末……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你总感觉这些跟他以前不太一样,又有些熟悉……

  天啊这是恋与制作人许墨的套路吧……当你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都吃了一惊。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他带你回蓝家,你们在他们的书房里看书,本是各在一处,你抬眼时突然发现他站在书架边,冬日的阳光就这样倾洒下来,照在他白壁一般的脸上,更添了一份暖融融的柔和,你不自觉地看了好久,直到他抬眼看向你,笑着说:“要一起看吗?”

  你笑着答道“好啊”,走到他身边,想要与他握着书页的两侧,他却将手移至中间,你有些不明所以,转过头看他,他却低头轻吻你的嘴唇。像是带了阳光的气息,暖暖柔柔的。

  他吻得并不深,你退开些,故作生气地说:“你从哪里学的?”

  “不喜欢吗?我以为……”

  “你以为我想抽许墨的卡是因为什么?”

  “……”蓝曦臣有些赧然,轻声说:“我只是想让你更喜欢我一点。”

   你微笑着踮着脚尖亲了亲他,笑着说:“我是因为许教授无论是形象还是温柔都让我想到你才喜欢他想抽他的卡啊,傻瓜。”

  蓝曦臣愣了愣,眼底笑意又渐渐荡开,合上书轻轻抱住你。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许教授,还故意做这些的?”

  “……你睡着了都在叫他的名字,开始我……我很担心,以为你有了别的很喜欢的人,但我有一天偶尔听到学院小姑娘在讨论许墨教授,我就好奇的问了问他是谁……然后就上微博了解了很多关于许墨的事……”

  你紧紧回抱着他,笑着说:“傻。白。甜。”

 

 

 

 

薛洋

“媳妇儿可以给我剥颗糖吗?洋洋今天还没吃糖呢。”他斜倚在沙发上,慵懒地说。

  你在另一座沙发上正因刷到白起的剧情兴奋不已,对他的要求充耳不闻。

  他有些不耐烦又有些纳闷,走过来看你到底在看什么,又一把夺过你手机,正听到那句“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找到你。”

  你猝不及防被打断了,站起身来正要叫他,他却高高拿着手机抬着手,居高临下俯视着你,勾起嘴角道:“只要你在风里,他就能找到你?什么玩意儿。”

  你踮起脚想够到,又说:“你把我白起老公还给我!”话一出口你立马捂住嘴巴。开始装傻。

  薛洋嘴角幅度更大了些,说:“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去给你剥颗糖。”你屁颠屁颠地跑去给他剥了颗糖,又跑回来递到他嘴边。

  他却依然微笑着说,“你吃。”

  你不知怎么回事,便也含着糖,他问:“甜吗?”

  你点点头。

 “我不信。”

  “那我……唔……”

    ……

  “白起帅吗?”

   “没……没你帅。”

  “叫谁老公?”

  “你……你。”

  

  

  

 

  

  

  

评论(5)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