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水

不知名养鸽大户。

风华录·泽芜君传

  泽芜君蓝涣,字曦臣,姑苏蓝氏家主,掌云深不知处数十年。少倜傥,与其弟含光君共称“姑苏双璧”。未及弱冠,岐山温氏火烧云深不知处,泽芜君携藏书在外,风餐雨露,结遇敛芳尊。后射日之征,泽芜君数破温氏,与赤锋尊、敛芳尊合称“三尊”,有盛名。后夷陵老祖献舍归,敛芳尊身败名裂,死于朔月之下,泽芜君闭关。后二年又四月,出,一如常。

  泽芜君出世之时,适逢姑苏新雪初霁,青蘅君遂为其取名为“涣”。涣者,散释之意也。

  清河聂氏与姑苏蓝氏向交好,聂老宗主尝谓青蘅君:“曦臣若持刀,当与明玦不相上下也。”青蘅君曰:“兄谬赞矣。”

  幼时至清河,遇温氏长子温旭嬉戏聂怀桑,时泽芜君不识怀桑,但识温氏之烈日袍也,亦挺身相助。二人皆挂彩,然泽芜君胜也。聂夫人笑曰:“吾听闻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汝何不顾也?”泽芜君答曰:“以大欺小非君子之风,况此处乃清河,非云深也。”是以怀桑亲顾之,唤赤锋尊以“大哥”,而唤泽芜君为“曦臣哥”。赤锋尊亦尝叹曰:“忘机羡煞怀桑也!”,泽芜君笑之。

  向于温氏清谈会,逢高人相曰:“皎皎君子,无人出其右也。”而温氏子未得一言,温旭嫉之。

  十六岁行冠礼,时温氏势力之盛,与姑苏隐有剑拔弩张之态。青蘅君遂为其取字“曦臣”,表意为“太阳之臣”也,实期泽芜君皎如明月,亦不失其寒光。

  姑苏蓝氏素擅琴,而泽芜君独持箫。盖其箫“裂冰”乃其母遗也,自少起未离身。其叔父尝劝其负琴,青蘅君曰:“罢矣,此箫乃信物,非命定之人,不可予人也,尔当谨记。”泽芜君俯首称谢。

  少时随父至蜀地访故人,故人有一女,时二岁。平素所唤皆“阿爹”,于者皆罢。见泽芜君竟唤之以“大哥哥”,比之“阿爹”更胜一字也。青蘅君亦拊掌笑曰:“受厚遇如此,小子何以为报?”泽芜君笑而抚之,曰:“吾妹何所求?”女但亲昵之,唤“哥哥”而不答也。三人皆笑。

  后温氏火烧云深不知处,泽芜君携书在外,遇敛芳尊搭救。时敛芳尊谓“孟瑶”,二人以“孟兄”“蓝兄”相称也。敛芳尊一日尝予酒酿圆子于泽芜君,泽芜君食罢两碗,敛芳尊道:“甜乎?”泽芜君笑答之:“甜也。”“兄可再食一碗乎?”泽芜君答曰“不必”。然敛芳尊不以为然,持碗笑之将于厨,忽听砰然一声,泽芜君倒地也。始知云深不知处禁酒而泽芜君不善饮也。

  泽芜君之剑“朔月”与含光君之剑“避尘”乃同炉所炼。二者皆附冰蓝剑芒于其上,二人持剑时飘飘若仙,更是天人之姿。双剑皆“似轻实重”,然避尘更甚也。

  夷陵老祖死后十三年献舍归,与含光君成道侣,众家皆哗然。

  少时夷陵老祖魏无羡曾求学云深不知处,众同窗皆以含光君与其不合,独泽芜君知含光君心悦于婴矣。后婴血洗不夜天,含光君受三十三道戒鞭之罚,泽芜君亦自请长跪祠堂以谢罪矣。观音庙前含光君夷陵老祖二人互诉情意,泽芜、敛芳二人亦助力也。

  泽芜君仙逝时,恰逢又一年姑苏新雪初霁,朔月高悬。含光君默然不语,唯清泪两行而已。

  时年兰陵牡丹齐齐早夭,众家无缘“金星雪浪”之景。

  盖有好事者传曰:泽芜君下葬时,只携朔月,不知裂冰何处也。

 

 

 

  蓝曦臣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以及,没错,以上都是我瞎几把乱想的。

  闭关两年零四个月……二十八画——金光瑶。

  而且我可能还会继续瞎想江澄、瑶瑶、汪叽、羡羡、怀桑、聂大……

  斯人已去,风华犹存。

  

 

 

 

评论(2)

热度(46)